top of page

銅鑼灣 · 女同志 · 魔衣櫥:The Cloakroom Lounge





自 6月 Pride Month,向來喜歡埋首讀書的企鵝,接連看了許多香港性/別研究的資料,其中一篇文章,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副教授 #鄧芝珊 博士(Denise Tang)於 2008 年在《女流》發表的〈女同志的銅鑼灣〉,通篇均強調銅鑼灣之於女同志的特殊性:


「這個地區似乎集合了一些專門提供女同志服務的商店,雖然數目不多,但是總會有一、兩間女女咖啡店或酒吧,還有一間剛開張不久的讓女同志看 DVD、唱 K 的商舖。這些不只是一般的商店,或一些隨著社會對同志議題比較敏感而崛起的商業機會,這些空間更為女同志提供了一個可以脫離社會約束的暫時性空間。」


從這段描述,鵝估計 2000 年代的銅鑼灣會是女同志的聚腳地。文章的結尾亦提到,「銅鑼灣的多元性與複雜性,是令到這個得以成為女同志及菲印勞工等邊緣社群願意聚集的一個公共空間」。過了 15 年,可以肯定的是,銅鑼灣仍是個駁雜豐富的社區。但鵝不禁問:這區還有沒有女同志的商業和社交空間?這裡又是否存在著其他對性/別的想像較開闊的地方呢?


在一次散步中,鵝發現銅鑼灣有一家專為女同志而設、名叫The Cloakroom Lounge的酒吧。它位於駱克駅15樓,在2021年開張。鵝於是相約酒吧創辦人之一 Hayden Tong 傾偈,希望了解她經營 #Les吧 的心得,以至對銅鑼灣的觀察與想像。




【猶如置身彩虹衣帽間】


來到The Cloakroom Lounge,鵝真有置身於衣帽間的感覺。大門旁放置了深棕色櫃子,看上去像化妝枱。室內裝潢帶點英倫風,暗色調為主,整個空間彌漫著魔魅的 #酷兒 氣氛。吧內設有一個小小的舞台,舞台上掛著 11 色的進步旗,佈景綴滿粉紅絲花。吧枱下方是個百子櫃,後面擺放著一列玻璃樽,色彩繽紛,湊合起來,就是象徵 #LGBTQ + 社群的 #彩虹


原來,酒吧的名稱和設計,均承載著 Hayden 對 #同志 及酷兒空間的見解:「《納尼亞傳奇:獅子 · 女巫 · 魔衣櫥》,裡面咪有隻櫃門呢,打開佢,入咗個櫃,係一個完全唔同嘅幻想世界。(呢度亦都)好似一個衣帽間咁樣,女性化少少,你返到嚟,可以係無限嘅幻想世界啦,扮靚靚自己啦,先至再出返去。」她一度考慮以衣櫃(Closet)為概念,但又細想下,意識到並非每個同志都認為自己躲在衣櫥裡,或覺得有「出櫃」的必要,故改為以衣帽間(Cloakroom)為象徵。她希望轉化這個隱喻,創造令女同志感到舒適的空間。



【昔日的銅鑼灣 Les 吧】


Hayden 之所以選在銅鑼灣駱克駅開設 The Cloakroom Lounge,其中一大原因,是因為昔日一家名為 Oasis 的 Les 吧位於附近。Hayden讀中學時,智能電話和交友程式還未流行起來,Les 吧就是女同志相識的勝地,而她較常蒲的 Les 吧皆位於銅鑼灣,包括Oasis 和 Virus。


「嗰陣時(銅鑼灣Les吧)都算係幾興旺,形式比較簡單啲,即係飲酒、唱K、猜枚、骰盅嗰隻。」好奇的鵝翻查於 2005 年出版的《她們的女情印記:香港會愛上女人的女人口述歷史:一九五零至二零零四》,得知當年的 Oasis 原來位於駱克道恆景商業大廈14樓,後來改名為 Elements金木水火土(五行);而前身為 Secret Party 的 Virus ,則位於謝斐道百達中心6樓。另外,H2O和 New Circus,均在 1990 年 11 月開業,前者暱稱水記,位於駱克道合宜大廈 3 樓,後者又稱Red,座落於登龍街大利行商業大廈 2 樓。可惜,這些座落在銅鑼灣的 Les 吧已相繼結業,只有 Virus 轉營餐廳至今。


除了蒲 Les 吧,Hayden 在學時也喜歡去銅鑼灣的樓上書店,其中包括位於駱克道的樂文書店。她也愛到樓上 Cafe 嘆咖啡,其中2000年代的 Joca,是由一對 Les Couple 主理的 Les Cafe。當時,Joca 會讓不同組織到店內聚會,如香港女同盟會。


在 Hayden 眼中,銅鑼灣是個較多女同志聚集的地區。中學時期,她經常在這區遇到穿校服的 Les Couple 拍拖。這段描述,可謂遙相呼應著在 2008 年出版的《艾love女人:香港會愛上女人的女人口述故事》中,一位名叫 Carcar 的受訪者的分享:「這些年拍拖,最鐘意去銅鑼灣(哈哈大笑)。那裡是女同志的天堂呢。銅鑼灣是香港區最多女同志的地方,在那裡拍拖特別有認同感。」到了現在,Hayden 仍然覺得這區是個相對性/別友善的地區。



【派對搞手】


Hayden 也愛玩 Gay Party 和 Les Party。但她覺得,以前的 Gay Party 比 Les Party 舉辦得更頻密,而且更好玩,可以「由朝玩到晚,由晚玩返到朝」,無論舞台、燈光、音樂或氛圍都較理想。「咁我就萌生咗個念頭,就係點解 Gay Party 咁好玩,Les Party 冇咁好玩呢,我可唔可以自己開一個,令到呢件事係好玩啲呢?」有了此想法後,Hayden 便學習成為 DJ。到了 2016 年,她聯同好友,創立了名為「慈禧 LexChillHey」的同志團體,舉辦專為女同志而設的派對,以及氣氛較 chill、有現場音樂的聚會,漸漸凝聚了一些熟客。直到現在,慈禧也會跟其他同志團體,如 #香港同志遊行 、Gay Games Hong Kong、大同 Gay Harmony 和 PrideLab,合辦同志派對,並將部分收益捐給 LGBTQ+ 相關組織。她印象較深刻的是,有一年復活節,慈禧聯同其他 Les 吧舉辦派對,當中包括 Oasis、Virus,以及位於尖沙咀的 L’ Paradis,讓不同世代的女同志團體相聚。


隨著年紀漸長,比起劈酒,Hayden 更喜歡靜靜地品嚐雞尾酒,加上眼見舊時的 Les 吧已經寥寥無幾,惋惜之餘,決定和幾個 Les Party 搞手朋友創立 The Cloakroom Lounge。



【女同志的安全空間】


為了營造一個讓女同志感到安全的空間,The Cloakroom Lounge 主要招待女性顧客。無論室內設計、特調飲品、音樂或活動,都費盡心思。為顧及客群喜好,The Cloakroom Lounge 的獨創雞尾酒,賣相精美而偏甜。例如,名叫 Afternoon Tea 的雞尾酒,參考了英式下午茶的擺盤方式;Immortality 的顏色則如玫瑰。饞嘴的鵝也點了杯 White Candle ,以白兔糖、牛奶、雲呢拿等烹煮後調和基酒而成,盛器被置於提燈裡,透出柔和的光,賣相華麗,令鵝非常驚艷。


The Cloakroom Lounge 也會不時為女同志舉辦聯誼活動,包括 Speed Dating Night、 Monthly Tarot Reading 和 Live Music Night 等。Speed Dating Night 會分為 BG Night 和 Pure Night。BG Night 讓 TB(即 Tomboy,指個性或打扮較陽剛的女同志)和 TBG(即 Tomboy’s Girl,指個性或打扮較「女性化」的女同志)參加,而 Pure Night 則為 Pure(指個性或打扮較「女性化」的女同志,與 TBG 不同的是,Pure 的伴侶也是 Pure)而設。


Hayden 覺得,即使現在多了網上交友平台,但面對面交流始終更實在。因此,實體 Les 吧仍有其重要價值,讓女同志結識朋友和心儀對象。無論什麼年紀的 #女同志 ,都可以在這𥚃聚腳。Hayden 跟顧客頗為熟絡,有些剛發現自己喜歡女生的客人,來到酒吧後會樂於分享自己的故事,甚至向店員請教交友技巧。


但 Hayden 坦言,要經營這樣一個女同志空間並不容易:「始終個客源比較窄,因為我哋唔係做大眾生意,係做小眾呀嘛。」為了謀生,她在白天從事另一份文職工作。加上酒吧創立之時,正值疫情,生意慘淡,當時捱得頗辛苦。但慶幸疫情終於過去,「依家啲嘢慢慢 build up 返」,酒吧生意漸有起色,「我唔想呢樣嘢嘅傳承冇咗,即係可能我執埋,都唔知幾時(銅鑼灣)再有 Les 吧。」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