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銅鑼灣毛孩




企鵝這天約了一個男人、兩隻白狗一起散步。男人叫郭贊堅,高瘦身形,外號Bone。白狗一大一小,毛毛蓬蓬鬆鬆,看來軟綿綿、暖笠笠,連耳朶也裹著細細的絨毛,教企鵝非常肉緊,好想抱一抱。


大白狗名叫迪迪仔,今年9歲,是 #薩摩耶犬 ,眼矇矇,一副呆萌模樣;小白犬是Q仔,比迪迪仔年長一點,今年10歲,黑眼珠圓滾滾閃亮亮,長得像 #銀狐犬 ,其實是隻 #松鼠狗

如果你跟企鵝一樣,經常在 #銅鑼灣 出沒,可能也曾遇過他們。他們很容易認的,Bone總是右手牽著迪迪仔,左手牽著Q仔;迪迪仔衝前領路,Q仔殿後慢步,居中的Bone不時被兩隻狗狗牽扯得雙臂伸直,整個人展開成「大」字形。


在人來人往的銅鑼灣街上,這樣的畫面格外有趣。


Bone是I.T人,在港島東上班,工作時間尚算穩定,傍晚下班後就回家,秋冬時多數晚上七時許帶迪迪仔和Q仔到外出,夏季時就再晚一點,至八、九點待暑氣都散去,才帶兩隻長毛生物散步去。


去邊散步? 狗狗帶路


散步路線由狗狗決定,「佢哋一日至出來一次,當然要尊重佢哋,俾佢哋話事啦。」Bone理所當然地說。


經典路線是這樣的:由位於 #謝斐道 的家出發,他們的第一站在 #東角道 行人專門區,介乎 #崇光百貨#金百利 之間,解決大小二便後,有時坐在百貨公司大門外涼冷氣,有時跟派傳單的叔叔姨姨玩一會,然後橫過 #怡和街 ,到 #恩平道 一帶繼續散步。


到了恩平道,有時轉入 #白沙道 走走,又或者繼續沿恩平道直行,途經 #利園 區商場外,至中華基督教會 #公理堂 才折返。通常走到這裡,小白犬Q仔已經很累了,累得趴在地上不願走,但大白狗迪迪仔仍意猶未盡,繼續一往無前,於是,大字形的Bone再度出現。


既然散步路線由狗決定,而狗有兩隻,兩狗意向不一,一東一西,是常有的事,怎辦呢?


「猜情尋囉!」Bone說。


點猜呀?狗點猜情尋㗎?


「其實係輪流話事。噚日跟咗迪迪仔,今日就要跟Q仔㗎啦。不過,其實都係順Q仔意多啲啲,因為佢體力較差,唔肯行時會成隻趴喺地唔郁⋯⋯當然迪迪仔都會扭計,但佢唔會成隻趴低,通常坐低嘅啫,而且,同佢講幾句就肯行。」


兩隻白狗的性格、體力都很不同。迪迪仔親人,見人就傻笑,卻不太喜歡跟其他狗相處;Q仔則喜歡跟其他狗玩,只是體力較差,有時他們走遠點到 #火龍徑 較多人遛狗那邊,順道認識新朋友,但Q仔到達時往往已筋竭力疲,不一定玩得起勁。


企鵝好奇,住在銅鑼灣的這一家,為何選擇在鬧市散步,而不到公園去?Bone說,從來沒有到 #寵物公園 的習慣,一來迪迪仔不太喜歡跟其他狗玩,二來那類公園一般都不太寬敞,不適合喜歡大步大步跑的迪迪仔。至於公園,最就近的維園在訪問之時,仍未成為寵物共享公園,本來就不在Bone的考慮之內。


公園範圍謝絕狗狗?


Bone的想法,除了個人習慣,很大程度也跟政府長期以來的公園管理方式有關。香港的公眾遊樂場地由 #康文署 管理,受《 #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 》附屬法例《 #遊樂場地規例 》所規管,該規例第12條列明「除非狗隻或寵物已置於恰當控制下,並受到有效的管束」,否則不得進入或停留在任何遊樂場地內;一旦場地設有告示禁止狗隻內進,任何人也不得違反。

順帶一提,規例第13條同時列明「牛隻、馬匹、綿羊、山羊、豬隻、家禽或任何曳重或負重的牲畜」,都不可以被帶進公園內的。


而企鵝和貓都不在此限。


扯遠了⋯⋯


不過,近年這個管理方式漸漸改變。自2019年初起,康文署推出 #寵物共享公園 試驗計劃,開放轄下6個公園予市民攜同寵物進入,因反應理想,署方決定將計劃恆常化,於2021年增至41個;今年4月21日起,更增加至103個。雖然以全港有共1,647個由康文署管理的公園來說,比例仍屬相當低,僅6.15%,但已是個好開始。


現時在 #灣仔 區,有共11個公園讓狗狗進入,包括 #維園 的山丘涼亭(即音樂亭,昔日《 #城市論壇 》的主要場地)、#東岸公園 第一期(即 #屈臣道 行到督可以邊欣賞海景邊踩滑板那處)和 #灣仔臨時海濱花園 (現時放滿巨型Chocolate Rain公仔那裡)等等。


企鵝想像,如果有一天,任何人類可以進入的公園,都歡迎狗狗內進,那會有多好?那樣的話,即使家居未必寬敞,任何地方也能成為狗狗的宜居社區了吧?


毛孩的宜居社區


Bone 認為,一個地方是否適合人狗共居,最重要是社區中的人是否善待動物。他認為銅鑼灣是不錯的,「可能外貌先決啦,同親佢兩個出來,啲人通常都好鐘意見到佢哋。有時反而令我有少少困擾,尤其Covid 初期,一有人埋來,好快就會越圍越多人,犯 #限聚令 就唔好啦。」Bone苦笑道。


原來,他們這一家並非從來都住在銅鑼灣的,搬來這區才四年多。此前,他們住在元朗,企鵝想當然以為新界地方較闊落,應該更適合狗狗居住?Bone說,當初也以為新界空氣較好,更適合狗狗生活,現實卻是,元朗不時有人放炮仗、煙花,那些突如其來的霹靂啪喇聲,總是嚇得迪迪仔騰騰震,以致Bone和太太決定搬家。


「迪迪仔係比較細膽,其實跑車聲佢都驚㗎,不過跑車就全香港都有,冇得避。」Bone又說,迪迪仔膽小而好記性,一旦在某在地點受過驚嚇,往後一星期重臨舊地時,往往一副猶有餘悸模樣。


這時,馬路上突然傳來「啪」一聲,估計是汽車輾過膠袋而引發的聲響。迪迪仔果然嚇呆了,傻笑不見了,慌失失地四圍望,真是鵝見猶憐。


「冇事冇事,走咗喇⋯⋯叻仔!叻仔!」Bone邊掃迪迪仔的毛毛,邊輕聲細說。這時,我們已走到 #富明街#利園山道 交界,悠然自得的Q仔,坐在尚在營業的 #優之良品 門外舒服地享受冷氣。店員笑咪咪探頭看狗,似乎也不介意多了一位臨時的迎賓大使。待迪迪仔心情平復,Q仔也涼夠冷氣,我們就繼續散步去。


Comments


bottom of page